尚客优:推动经济型酒店更经济

张家界华宇酒店

  近年来,我国酒店业随着经济的发展而突飞猛进。但随着市场竞争的激烈,越来越多的酒店面临着同质化竞争的红海,特别是在酒店软实力方面缺善可陈。  

  对于艺术酒店而言更是如此。在我国,艺术酒店业已进入盛夏时节,它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在世界范围内的罕见活力、全球化进程、城市化进程和富裕阶层生活方式的形成。  
其在竞争中更不能“大网撒鱼”,而必须以目标消费群的精密细分,走文化酒店的分众营销之路。艺术酒店不仅是人们登陆一座陌生城市的安全岛、避风港和临时主场,更是因鲜明的个性特色及文化基因而成为城市的面子,家的样板,流动的艺术盛宴。  

  物质奢华VS文化奢华  

酒店的定位与取向,有着鲜明的城市印记: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所以许多北京酒店常以“王府 (论坛 新闻)”、“长城 (论坛 新闻)”、“皇家”名之;到了上海才知道钱少,所以上海酒店常常奢侈得无以复加,不负“东方巴黎”的美名;三亚酒店卖的是椰林海景、水清沙幼;云南酒店卖的是山清水秀、世外桃源 (论坛 新闻)。  

  有的酒店以城市闻名,有的城市则以酒店闻名:50年前,迪拜还只是一个普通海滨小镇,直到10年前高达321米的七星级“帆船酒店”拔地而起,迪拜才真正受到全世界瞩目。去年俄罗斯大亨伊斯梅洛夫在土耳其安塔利亚兴建的马尔丹宫号称欧洲最豪华--私人沙滩用埃及进口的9000吨白沙铺成;1.6万平米的游泳池,坐小船也要半小时才能抵达对岸。  

  光黄金就用了2500吨,吸引了名流有帕里斯·希尔顿、歌手玛丽亚·凯丽等名流来捧场。物质奢侈往往成了豪华酒店的第一表征。  

  但著名文化人袁岳认为,奢侈是一种文化,事实上是在强调奢侈品的无形价值。对于酒店而言,外在的物质奢侈固然令人目眩迷离,但酒店的魅力在于它利用地理环境、人文环境、人来人往的氛围构筑的文化内涵,它能营造出一个属于客人的小剧场,在这里上演一幕幕人生百态的戏。就像最狂热的酒店狂人、在巴黎丽兹酒店里度过最后30年的可可·香奈儿说的那样,奢侈是粗俗的反面,而不是贫穷的反面。享受酒店不一定就是贪慕虚荣,我们享受的是,这里永远井井有条、床单永远整齐、毛巾永远雪白、服务总是及时到位、人们总是陌生又彬彬有礼,酒店满足了你对精致生活的向往和被人呵护的心理需要。相对物质的那种形而上的奢侈,文化上的奢侈更能夯实人的身心灵,使其产生强烈的归属感。  

  圈子艺术酒店正是应人们生活需求而生的一类艺术酒店,它以艺术新地标的之姿矗立在深圳的文化创意的勃发之地宝安。在宝安, 扎根于文化创意土壤的F518时尚创意园、观澜版画基地等文化休闲场所早已开始“争奇斗艳”,而近水楼台的圈子艺术酒店在宝安文化创意“和风细雨”的滋润下,亦“小荷初露尖尖角”,填补了宝城在艺术酒店方面的空白。 

  圈子酒店的文化盛宴  

  我们知道,北京798的影响力早已经辐射全国,798不仅是一个地方,更是一个文化标记,一个精神符号,更成为了创意经济的最佳代言人。798之于北京,正如诚品书局之于台北,在一个城市文化中的重要意义,就好比大厨手边的盐罐。圈子艺术酒店的所在地,闹中取静。  

  穿过绿树成荫的巷道,一仰望苍穹姿态的巨型的赤黄钢架结构的里面映入眼帘。置身其中,你会发现它是一个艺术博览馆,交融全球艺术流派,建筑、室内、平面、雕塑、字画、影音--呈现其中,让人疑心这是波普大师安迪·沃霍尔的跨界之作。它又像一个民俗万国博览会,88个房间里,从欧陆风到和式风格,从魏晋南北朝到国际摩登都市,以设计为刃,跨越了国界与时代的桎梏,将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民居艺术如立体电影版展现在你面前。  

  在圈子酒店,艺术亦能满足你的口腹之欲。酒店专属配套之善食·养生汤,倡导平常之食,养生之食。招牌汤品从老庄哲学和《黄帝内经》寻找理论源头,是古代宫廷的中医处方,让人清静幽雅的古典环境中,享受美食的同时兼顾养生。而茶艺作为国人生活艺术的一个重要分野,圈子酒店自然也没有落下。圈子酒店艺茗堂的茶香袅袅升腾于2002年初春,有赖于茶艺艺术家方学梅女士的精心浇灌,而今愈发馥郁芬芳,登堂入室,与酒店一起联袂打造茶艺表演深圳第一品牌。在多年的努力下,艺茗堂已经成为宝安茶文化的代名词,多次成为深圳文博会的茶艺表演团队。酒店更配备笔阵学术中心及笔阵美术馆等高规格文化场馆,容纳50人左右的学术大厅,可举办艺术品展、精品笔会,学术研讨会、行业论坛、文坛沙龙等活动,并常年有名家名师驻场办学讲座,是深圳颇具学术氛围的私属艺术机构。中心还设有一定准入机制的书房式酒店客房,为圈子会员所独享。  

  圈子艺术酒店是艺术与酒店交汇后,低调华丽的最佳诠释者。将酒店装饰成优雅艺术的最直接的展示者,宜居宜赏,它不仅意味着风格与格调,还指向了场景和氛围。在这里,中午沏一壶茶,在品茗时享受散淡的时光;抑或是与三两朋友相约黄昏后,把酒迎风,把一切烦恼抛诸脑后,浮生若闲,莫过于此。  

  以文会友,艺术飨客  

  我国酒店业正面迎来这样的时代,星级酒店数量超过1.4万家,数量上“赶美超英”;另一方面,酒店的发展趋向差异和个性,更多的趣味有可能被开发出来。这正反映了克里斯·安德森在“长尾”理论中提到的现象:当可供选择的产品极大丰富,用户需求的多样性和消费意向的小众化就格外明显。  

  圈子艺术酒店成立的初衷,就是希望酒店能提供这样一个小众生活圈子:他们想逃出水泥森林,融于山水之间,在都市快与慢的节奏间过往一段“过田园居”一般的休闲时光。来圈子酒店不单单是为了休息,还可以成为普通老百姓休憩、聊天、品茶、享受美食、放松甚至工作的场所,一个感受艺术魅力的场所。  

  圈子酒店的设计者说,圈子酒店的初衷就是为了让高雅艺术走出深闺,鼓励老百姓不要用仰望的眼光去看待艺术。抛开平日乔装在外表的坚硬外壳,在艺术面前,人人平等。对来访的游客来说,艺术作品就在身后,手边,因为很近所以寻常,加上暖暖的灯光,更能接着馥郁的墨香直达心灵深处--这才是观赏者与艺术作品之间的健康关系。  

  圈子艺术酒店还是新式优雅的代言人。西方的优雅侧重于外在的呈现,遵循亚里士多德“行事适度,成功不得意,失败也不沮丧”。中国式的优雅更侧重于内在的修养,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的田园诗到梁实秋的雅舍小品。当西方华丽弥漫的巴洛克遭遇中式内敛的“慎独”,现代的优雅内涵讲究--圈子艺术酒店独有的低调华丽才显山露水。移步进入圈子艺术酒店,无限风雅犹如一副画卷,随着茶香缓缓展开:这里既有浓缩了中华五千年养生哲学的食疗文化、茶文化,更有西式广阔的视野和胸襟,以及“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因此,圈子艺术酒店不仅出售一种文化体验,更出售一种生活方式,这样的定位将酒店变成一处文人雅集的社交场所:无论是政府公务,商务往来;还是朋友交际,亲人叙旧,你我都能欹斜其上,谈一谈诗词,沏上一壶清茶,相敬而啜,品那一段流年。  

  是的,圈子艺术酒店的野心绝不仅仅局限于为鹏城文艺爱好者提供精神食粮,成为其精神慰藉所,它更致力于召唤出深圳乃至广东的当代艺术酒店新的气脉与热情。对于已经陷入“红海困局”已久的传统酒店来说,“随处享受全球统一标准”不再是金字招牌,进行像圈子艺术酒店一样的分众营销,满足人们的文化消费的需求,才是通往“蓝海战略”的芳香小径。

友情链接

 张家界闽南国际大酒店 张家界国际大酒店 张家界琵琶溪宾馆 张家界景豪大酒店 中南民航旅游山庄 张家界华宇酒店 chinahotel

张家界东航观光酒店 张家界边城大酒店 张家界京武铂尔曼酒店 张家界祥龙国际酒店 张家界武陵源宾馆 张家界荆楚山庄

Copyright 2004-2012旭海科技 China Hotels 中国酒店旅游网 中国酒店预订网 网站 预订
张家界酒店预订 湖南酒店旅游网 湖南酒店预订网 住宿 预定